星_焰_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
杂食动物,欢迎投喂,吃安利

锦瑟(2) 一弦一柱思华年

原创女主

——————————————


明年花发虽啄,却不知人去梁空巢也倾。

 

三年过去了,

嘉世得到了三连冠。

叶修拿到了三年冠军,三年MVP。

苏沐橙高中毕业,准备加入嘉世。

程天歌学习美术,提前拿到offer。

苏沐秋沉睡了三年。

 

(不标注对话为英文还是中文了,走剧情,是什么语言自己猜吧,没什么需要动脑的。)

 

“Mermaid,现在学校中只有你拿到offer,有闲功夫,有没有兴趣玩玩荣耀?我也想找别人,可是他们大都在夏校,要不就在准备文书呢。”

“不,你学习去。”

“我不需要学习啊,我已经与BS签约准备当荣耀职业选手了,所以,想向大家推荐一下荣耀啊,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款游戏。”

“喜欢?”

“是啊,很喜欢呢!”

 

喜欢,这个词是程天歌最想要也最害怕听到的。

我喜欢你。

这一条消息,宣判了苏沐秋的死刑,也宣判了程天歌的无期徒刑。

 

程天歌刚来美国时,英文不好,别的同学兴冲冲的讨论问题的时候,她只能在旁边坐着听着,虽然没有人孤立她,但她自己也觉得没劲。于是程天歌选择了画画,因为这样就能够不用语言交流的表达自己了。

她靠美术拿到了心仪大学的offer。

她喜欢美术么,她也曾问过自己。答案一定是喜欢的,没有喜欢,她也无法坚持练习拿到offer,但她清楚地知道,她最喜欢,并不是美术。

 

是荣耀!

喜欢,又能怎样,能当饭吃吗?

喜欢可以让人去死,却不能让人复生,那要喜欢有什么用!

不能复活你苏沐秋,要我程天歌有什么用!

三年了,这三年以来,程天歌没有玩过一次荣耀,没有了解过任何一点荣耀的讯息,因为,触景生情、近乡情切。

“沐秋,三年了。这是一个机会,让我回到荣耀,我们的嘉世华年,重归可好?”程天歌对自己说。

 

“那我试试吧。”

“好啊好啊!这是帐号卡,送给你,我现在还没出道,你先加我帐号卡好友,不然以后就加不上了,我叫Carnivorous Pearl。”

…….

 

程天歌又玩起了荣耀,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服。她给自己的帐号起的名字是Mermaiden,和她初到美国时给自己起的名字一样。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鲛人,泪下成珠。

Mermaiden是一名刺客,一名隐匿在黑暗中的刺客。在美国玩荣耀的第二年,在Frank的引进下,她加入了Frank所在的BS战队,战队全名Blue Sea。

 

“你说,我当时要是不叫Mermaiden,是不是就不能加入BS了?”

“那当然不是了!我的帐号卡名字是就这BS起的,别人的帐号卡名字也不一定是海底生物啊。”

 

程天歌在美国荣耀联赛的第一年,和Frank两人搭档,Frank负责远程,程天歌负责近程。

第二年,两人的搭档逐渐完善,拿到了Best Partner

第三年,BS战队补强攻坚手,狂剑Lion,可惜在决赛惜败。程天歌和Frank再度获得BestPartner。

第四年,BS持续补强联盟三大战术师,牧师Kevin。不需要再负责指挥的Frank终于可以任性攻击,Lion也有了远程协助攻坚的伙伴。程天歌放弃之前与Frank的组合,做了一个藏在暗处的独行侠,在合适的时机给对方王牌舍命一击。

这一年,BS,冠军!


随即,程天歌宣布退出荣耀联盟,Mermaiden 帐号卡也退出了BS战队的阵容,转服中国。大家都知道程天歌回到了中国,却不知道她在哪,在干什么。

 

以Lion为核心的BS战队还在继续他们的战斗,程天歌将会有新的开始。


锦瑟(1) 锦瑟无端五十弦

原创女主

————————————

若说起程天歌与嘉世的缘分,还要追溯到10年前,荣耀刚刚发行的时候。那时黑网吧还很多,程天歌偷偷翘了课跑到了网吧里。

那时,她还不会打荣耀。

 

“小妹妹,荣耀了解一下呗。”

“等下,我先把小说更新看完。”

“好吧,算了。”网吧老板转身离开了。

程天歌望着老板离去的背影,暗自思索,不经意地,念出了声:“荣耀,是什么呢?”

“是一个很好,很好玩的游戏啊!”

程天歌看向说话的男孩子,男孩面容很清秀,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小伙。程天歌偷偷看了一眼男孩子的电脑。

ID:秋木苏

“尝试一下荣耀吧,我带你哦!”

“那,好啊。我给你发申请。会备注隔壁的女孩的,记得通过哦!”

 

“嘉世,华年。”程天歌念了念《锦瑟》,最终选了“五十弦”作为自己的账号名。

华年和嘉世,不正是一副对子吗?

完美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伙伴,创立我们的盛世。

 

初二年级到初三的暑假,程天歌几乎是在嘉世网吧里度过的。打副本,抢boss,研究银武,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程程,你看这个千机伞的想法怎样!”

“好厉害的想法啊。能实现吗?”

苏沐秋沉默了几秒。

“我相信,可以的。而且——”他停顿了一下,“大不了重新设计一个而已嘛!”

“那你加油!”程天歌给苏沐秋比了个心。

 

程天歌从来没有说过,她喜欢苏沐秋。她一直仰望,爱慕着苏沐秋。

因为爱慕,所以在一,因为在意,所以每一次苏沐秋发来qq,程天歌都是秒回。

叶修调侃她:比boss还能刷存在感。

 

“嘉世是什么?”她问。

“嘉世啊!”少年沉思,“是我们的爱,是我们的执着,是我们以自己的梦想成就一片辉煌的信念与决心。”

“能别这么中二吗?”叶修翻了个白眼,“嘉世就是荣耀,而已啊。”

他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其实程天歌知道,他比谁都在意。

是啊,嘉世就是你们的荣耀,程天歌知道。

 

“天歌,妈妈已经决定了,把你送到国外上中学,妈妈在国外工作,老放你在国内和保姆在一起,妈妈也不太放心。”

一段话,硬是打破了程天歌三个月的美好。程天歌不敢和苏沐秋说,怕被他们说是叛徒。

直到程天歌将要离开的那一刻,她才敢给苏沐秋发qq。

“苏沐秋,我要出国了,可能这几年见不到你们了。”

“您好,电子设备请关一下。”

没有等到苏沐秋的回复,程天歌只好关机。

 

下了飞机后,程天歌收到了2条消息。

 

苏沐秋:程程,我喜欢你。

叶修:苏沐秋出了车祸,走了。

 

苏沐秋走了,程天歌出国了,苏沐橙还在上学。

“罢了,我们的嘉世,我先替你们顶上。”

 

从此一叶之秋成为了嘉世的王牌。


三国all瑜同人:瑾尽则瑜 Chapter 1

大概是一个中短篇,几乎是纯粹清水,想要肉文的勿入!!!

这是篇《三国演义》的同人文!!史实党慎入!!!

文章从孙策死时展开,所以策瑜在这篇文中几乎都是玻璃渣,没有甜饼!!!

肯定是个BE了,喜欢HE的慎入!!!

==================================

    

“吾死之后,汝等并辅仲谋。”

“可嘱其转致周郎,尽力辅佐吾弟,休负我平日相知之雅。”

     

    周瑜没有听到孙策的遗言,当他到来的时候,只剩下冰冷冷的灵柩。

孙策死的那一日,周瑜眼中的彩色尽被剥夺而去。无尽的黑灰,这是世界唯一的颜色。他的一切,就这么没了。没了,再也回不来了。

“伯符……”他呢喃道,“那时,我们还是鲜衣怒马的少年。上元佳节,你说,公瑾,我愿和你一起看尽繁华人间。你失言了……再寻到你时,你已经我仰望的对象了。他们都听从于你,唯独你和我说,阿瑜,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在一起。伯符,终究是你背叛了我们的誓言啊……”

周瑜轻轻摩挲手腕上戴着的一条草绳。

“阿策,你说过的,我们共谋天下。我答应了我助你完成,我说到做到。待我完成了,我就来找你。阿策,你等着我。”

 

一拜,拜离开的你,与剩下的我。

二拜,拜我们共同扬鞭的青春。

三拜,拜军中袍泽兄弟。

四拜,拜知遇之恩。

五拜,拜情。

 

拜五次后,伤悲已尽,收拾情感,只余执念。执念未满,却来叮嘱。

吴国太的几番言语,周瑜终于做出了决定。

 

“敢不效犬马之力,继之以死!”

 

    帮你打完天下,我就来找你…….

 

疼,这是孙权心中现在唯一的感情,一刀划在心上的疼。

孙策,他最依赖的人,离开了。不给他一点点喘息时间,那似乎是天突然塌了;周瑜,他最倾慕的人,他的灵魂也随着哥哥的离去而不知所踪。他早有准备,但是天塌了之后一点一点失去眼前的光明更让人感受到毫无希望的死寂。疼,他真的很疼。

“阿瑜”他默默念道,“无论怎样,你要振作啊!”

本欲依赖那堵坚固而不可催的墙,奈何不可摧仍坍塌,他不得不成为别人的依靠。本欲仰视他心中无人可及光芒,却不经意间离光芒越来越近。

灯下黑。这似乎是一个没有人意识到的常识。

他不知不觉走入了灵堂站在哭拜于地的周瑜身边。他本想说,阿瑜,陪我打天下可好,可话到嘴边,他卡住了。阿瑜,会愿意吗?阿瑜常常笑,可是只有哥哥可以与他同乘一匹马,共同扬鞭,促马奔腾;阿瑜常常哭,可是只有哥哥能让他摸干泪水,持续前行。阿瑜是哥哥的,阿瑜是不是他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

“阿……公瑾。”他竟叫不出这个在他心中默念了许久的名字,最终脱口而出的,又是那个冰冰凉凉客客气气的名字。周瑜见是孙权,赶忙起身,行君臣礼。孙权见这君臣之礼,心内尽凉。公瑾与仲谋之间,自伯符死后,只余君臣!

“愿公无忘先兄遗命。”或许,他一定要用什么牵着他,兄长,对不起,权当是,帮弟弟一次。

“愿以肝脑涂地,报知己之恩。”

 

其实周瑜本想常识接受孙权,那毕竟也他从小看到大的人。可当孙权开口交出“公瑾”的称呼,他便知道,他们永远不可能。孙权不敢,周瑜不愿。


三国all瑜 瑾尽则瑜

瑾尽则瑜

 

大概是一个中短篇,几乎是纯粹清水,想要肉文的勿入!!!

这是篇《三国演义》的同人文!!史实党慎入!!!

文章从孙策死时展开,所以策瑜在这篇文中几乎都是玻璃渣,没有甜饼!!!

肯定是个BE了,喜欢HE的慎入!!!


年少时,我与你共览繁华

长大后,我助你图谋天下

你离开的那日,便是我心死之时

最后,我只愿了却你最后的愿望

回来吧,我求你回来吧


“瑜,陪我守这江东天下如何?”

“好。”

 “君之意如何?”

“臣为将军决一血战,万死不辞”

......

“伯符?”

“我还是忘了,你是哥哥,你不是弟弟......”

阿瑜,我这辈子,就想听你唤我一声权


亮瑜等cp文案待补




医生与8号病人(1)

编号:8号

姓名:苏沐秋

家庭情况:孤儿,有一妹妹,现已失去联系

入院原因:车祸,失血过多

 

“血压正常。”

“心跳正常。”

……

“病人生理已恢复,晓琪,可以开始。”

“收到,收到。神经恢复,开始。”

 

叶何研究所的人都知道,陈晓琪是真正的天才。

12岁考上少年班,16岁大学毕业,18岁欧洲最顶尖的医学学校博士毕业。进入叶何一年时间,成为课题组核心成员。或许她的人生中,还没有失败。但在课题组内她尝到了失败,每个组员都是。

第一个病人没有成功唤醒的时候,她们哭了1个月,第二个病人没有成功唤醒的时候,她们哭了3周,第三个病人一周……她们并不是不伤心,但是实在是没有眼泪了。一开始的沮丧,一开始的自责,到现在只剩下了绝望。这些病人都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被她们冷冻起来的,而她们并不能报答他们。直到7号病人的恢复,他们本已经看到了希望,可最终还是功亏一篑。8号病人,他们需用尽左右的努力,唤醒他。

 

“8号病人,苏沐秋。苏醒成功”

 

“8号病人,感觉如何。”

“这里是哪里啊?”

“叶何研究所,你已经在这里10年了,是我们尝试苏醒实验的8号病人。”

“什么情况?等等我现在有些理解不了。什么什么?”

“现在是你车祸后的第十年,还记得你当时签定的协议吗?你的‘身体’送往了叶何做科学研究。经过前7个并不成功的实验,你最终成为了我们唤醒的第一个病人。”

“我还是不明白。”

“没关系,你不用明白,你只需要知道,你没有死,而且现在距离你的记忆停留时间已经过了10年。现在我们要对你进行为期3年的跟踪调查,如果顺利,我们将把这一结果进行发表。所以,现在你可以出院了,身份信息我们和有关部门做了协调。这是你的身份证,依旧是原来的信息。我们现在联系不上你的亲人,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联系他们。而我将成为你的看护人,在这三年里,不离你的左右。我叫陈晓琪,是叶何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

“我***,什么玩意!我**”

“你好,我的病人。”

“一点也不好啊!医生同志!”